发布日期 2020-05-08

GE航空为军事业务爆发做准备:从民用部门抽调1000名工程师

原标题:GE航空为军事业务爆发做准备:从民用部门抽调1000名工程师

【摘要】为响应美军及国际用户在未来30-40年面临的航空发动机新一轮升级、供应、维护和技术支持等业务带来的重大机遇,GE航空集团(GE Aviation)将在2020年底前,从民用部门抽调1000名工程师,充实到军用发动机业务之中。

“发动机大战”又要开始了吗?呵呵,它压根儿就没消停过。

GE航空为何做此决策?有哪些项目值得它未雨绸缪提前30-40年布局?这一轮的技术和产品换代有哪些特点?会不会出现弯道?来听听GE航空军事系统业务总裁兼CEO托尼·马蒂斯(Tony Mathis)怎么说:

托尼·马蒂斯详细阐述了这一计划: “将1000名工程师从民用转移到军用部门,这项工作我们已进行了三年。过去几年,特别是美国军方,正在升级和改善库存飞机的数量,这与十年前商用飞机行业经历的投资组合非常相似。”

“美国军方正在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深思熟虑的现代化计划。在许多产品领域,GE航空都处于这计划的中心,并处于持续增长的有利位置。”

他说: “我们拥有非常聪明、训练有素、精力充沛的工程师队伍。他们致力于我们的最新产品,包括GEnx、CFMI的LEAP、Passport和GE9X。随着这些项目的成熟,我们的军用产品组合为这些工程师提供了新机会,他们可以把从商业部门汲取的创新经验应用到我们的军事领域。”

这是一句实话。说白了,是GE航空在过去五十年里,在民用项目上积累了技术也挣到了钱,才有资本全面向军用部门充实力量。

早在上世纪50、60年代,单通道民用飞机如波音737的发动机,还是普惠(P&W)JT-3D的天下,自GE和法国斯奈克玛在1974年合作成立CFMI公司以来,用了不到二十年时间,把普惠(P&W)挤出了150座级的主流市场。尽管普惠(P&W)和罗罗(Rolls-Royce)牵头成立了IAE(国际航空发动机公司)参与竞争,也难以抵挡CFMI的凌厉攻势。

之后,GE航空连续在GE90、GEnx、GE9X等大型项目上发力并取得成功,不但让普惠(P&W)难以招架,还进一步侵蚀了罗罗(Rolls-Royce)在双通道宽体市场上的份额。

普惠(P&W)后来砸下巨资开发了被称为“清洁动力”的齿轮传动涡轮风扇(GTF)发动机去竞争CFMI的LEAP系列。目前势头还不错,但想要和对手平分秋色还为时尚早。

来看看GE航空在军事领域具体有哪些“重点项目”:

第一个是T901,也是它竞争力最强的拳头产品。

托尼·马蒂斯表示: “正如您所知,我们不久前赢得了美国陆军改进涡轮发动机项目(ITEP)竞赛,并获得了T901的工程和制造开发合同(EMD)。T901继承了T700单轴核心结构的优点,采用了陶瓷基复合材料(CMC)和3D打印制造等新技术,使其功率提高了50%,燃油效率提高了25%。”

他说: “我们在马萨诸塞州林恩和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团队已经着手在未来40年向作战人员交付T901。这一努力将继续延伸到我们的供应链,在整个项目的生命周期,我们至少会有200亿美元的收入。”

这也是让普惠(P&W)和霍尼韦尔(Honeywell)饮恨的项目。为竞争GE,两家合资成立了先进涡轮发动机公司(AETC):卧薪尝胆整整十年,依旧难敌GE。

GE航空的“现金小奶牛”。在过去40多年时间里,T700为美国陆军的“黑鹰”和“阿帕奇”直升机提供动力。它在全球已累计交付了超过20000台,累计飞行时间超过1亿小时。

“紧随ITEP项目胜利的是又一个胜利”托尼·马蒂斯说: “去年9月,波音/萨博成为美国空军T-X高级喷气教练机竞赛的赢家。T-7A‘红鹰’将取代400多架T-38教练机,它之前也由我们的J85提供动力,已飞行了60年。我们将继续为T-7A提供F404-GE-103涡扇发动机。我们相信T-7A潜力很大,会有国际机会。”

第三个项目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CH-53K“种马王”,使用的是T408-GE-400涡轴发动机。使得该机在110海里的任务半径上能承载27000磅外部载荷。如果加上国际用户,T408在生命周期内的销售潜力将突破1000台。

上个月,波音、GE航空和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航空与导弹中心(CCDC AvMC)完成了一架CH-47D的地面测试,该机也装备了两台更高功率的T408-GE-400发动机。

这对霍尼韦尔来说可不是好消息,目前CH-47D/F“支奴干”配备的是两台霍尼韦尔T55-GA-714A发动机,每台功率4867轴马力;而T408的功率是7500轴马力。

第四个项目是美国空军的B-52H的换发工程,总计需要670台左右。GE航空准备了两款发动机:Passport和CF34-10;竞争对手还是那两个货:罗罗的F130(BR725)和普惠的PW815。

重中之重的项目是“XA100”:下一代可变循环发动机。

托尼·马蒂斯称: “XA100的尺寸适合F-35,如果空军决定对F-35A的推进系统进行整体升级,我们的发动机将使F-35的推力增加10%以上;燃油效率提高25%;并提供更大的散热能力,所有这些特征都与当前的F135推进系统在同一物理包线内。”

看看,直接单挑普惠(P&W)!

去年7月,GE航空获得了美国空军生命周期管理中心(AFLCMC)一份4.37亿美元的合同,完成了美国空军自适应发动机过渡计划(AETP)的详细设计审查。

GE航空先进作战发动机项目总经理戴维·特威迪说: “我们过去几年与空军密切合作,成功完成了XA100发动机的详细设计。我们期待着制造和测试全尺寸发动机,为战斗机推进带来下一代变革。XA100将在航程、推力和热管理能力方面带来无与伦比的关键任务改进。”

尽管GE航空的F404/414系列长期霸占着海军的航母甲板;F110系列在F-15和F-16上也把普惠(P&W)挤兑得够呛,但毕竟已是过去式。在F-22和F-35两个项目上连续败给普惠,GE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普惠(P&W)也不会闲着,这是他们的XA101(上)和GE航空XA100(下)的对比。这个项目也会演化成六代机的动力配置,是未来战斗机推进系统的制高点,双方都会死磕。

托尼·马蒂斯例举的最后一个项目是新款F-15EX。他说: “这是F-15一次彻底的现代化升级,配备了我们升级后的F110-GE-129,我们未来至少会有300台发动机的订单,为它们服务也会延伸到30年以后。”

“还有一个项目,我不能谈太多。”托尼·马蒂斯表示: “我们称之为K-5,是我们的机密军事项目。在这个领域有很多好机会,我们的团队做得非常好,非常有竞争力。”

托尼·马蒂斯最后说了一个数字: “目前全球保有GE军用发动机的数量是27000台。仅驱动这些业务的备件部分,以及把这些机会都加起来,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现在是加强军事领域的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以上就是GE航空为何从民用部门抽调1000名工程师充实到军用部门的原因:在民用领域把普惠(P&W)按在地上的同时,全面向后者盘踞的最后四个高地(F-22、F-35、C-17、B-21的推进系统)发动总攻!看来这场大战,值得打个30-40年:好戏开始了。

不过谁会是最终的赢家?其实答案现在就已揭晓:一定是三赢的局面,就像过去几次发动机大战之后的结果一样,这点毫无悬念且早已注定。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