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7-06

谁是乘姐最大赢家:娱乐圈经纪人最爱张含韵,女团只是标签

原标题:谁是乘姐最大赢家:娱乐圈经纪人最爱张含韵,女团只是标签

“如果给你一张万能卡,可以任意签约《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浪姐》)中的任意一位艺人,你会选择签谁?”

在红火了三期后,7月3日最近一期《浪姐》的热度明显降了下来。但姐姐们却实实在在收获了关注度,某个社交媒体的这个话题下讨论热烈,万茜、蓝盈莹和张含韵成了被提及最多的艺人。

张含韵在节目中并非C位。在芒果台官方7月3日公布的首轮公演后观众喜爱度排名中,张含韵排在了第24位,也就是最后一名,排在第一名的则是万茜。

业内人的视角就全然不同。一位旗下拥有多位当红艺人的资深艺人经纪告诉AI财经社,“所有艺人里我最想签张含韵”。

至于理由,他列举了几点。其一,张含韵的心态特别好。这是他签艺人最为看重的一点,“少女时期走红被网暴,多年都没有资源,但是自己一直默默学英语学配音,心理素质过硬”。其二,经过多年踏实的学习张含韵的专业能力在线,如果有机会,翻红只是早晚的事儿。

这位经纪人更是直言,“万茜的才华业内人都知道,蓝盈莹的上进写在脸上,但张含韵作为一个潜力股确实是在近期《浪姐》的舞台上看到的”。

在他看来,这正是《浪姐》给艺人带来的最大红利。从6月12日开播以来,“乘风破浪的姐姐”相关话题在微博上已经有210.7亿次阅读。在节目背后,造就这场狂欢的推手芒果超媒,更是在开播当日股价收涨6.82%,此后市值最高一度突破1200亿元,逼近视频网站一线梯队爱奇艺。

多位业内人认为,《浪姐》的播出无疑可以给每位参赛选手增添热度,但之后的发展各凭本事。芒果台无法掌控,也没能力掌控这个“团”的命运。“他们大概率不会真实成团,从团的角度去协调这些女艺人的档期和利益实在是太难了。”一位经纪人告诉AI财经社。

女团的定义始于二十世纪末的韩国,最初仅仅是指几个以固定组合形式唱歌、和声的女性选手,也就是俗称的女子唱跳组合。

但从两年前开始,《创造101》《青春有你》等综艺走红后,“女团”不断被重新定义。如今,通俗意义上的女团更多指追求批量制造“偶像”,卖点不再是唱跳实力,而是人设幻想。

尽管出品方为《浪姐》挂上了女团的标签,但背后的运作逻辑却与当下的女团并无关系。

参加浪姐对姐姐意味什么?

6月12日,《浪姐》“悄无声息”开播,没有官宣、没有定档,突然走入大众视野,首期节目播放量突破了4.9亿。截至发稿,其豆瓣评分稳定在了8.3分。

30个已出道女明星共同参与,在综艺领域如此大规模的嘉宾阵营尚属首例。这也意味着,节目组有足够多的素材拿出来加工,然后坐等热搜。很快,“宁静我怎么还不哭”“张雨绮 我又不懂事了”“伊能静哭着说委屈”等等话题就相继传播开来。

一位业内投资人感慨,能在一时间集齐如此多的艺人,也和行业大环境相关。2018年限薪令与税务严查事件相继爆发后,整个文娱行业只能用惨淡来形容。2020年1月-5月,广电总局备案的电视剧数量较去年同期再度下滑18.8%,创下过去五年来历史新低。

多位经纪公司坦言,现在业务很难做,可合作的影视作品数量锐减。从前项目扎堆找上门,经纪人先要筛上几轮,最终千挑万选才递给艺人。但今时不同往日,艺人要亲自登门谈项目,才能争到好项目。

一位资深经纪人告诉AI财经社,“市场淘汰率更高了,所以现在艺人一旦争取到好项目,都会十分谨慎”。例如,此前业内默许的剧本“飞页”(指剧本没有具体的故事情节,剧组边拍摄边写剧本),但今年这种做法遭到艺人的集体抵制。2019年底赵丽颖就曾和《有匪》剧组因剧本问题产生纠纷。今年5月,杨紫和吴亦凡主演的《青簪行》再次因为飞页事情闹出负面。

中年女艺人在行业内,位置也愈加尴尬。此前,在演技竞演类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中,杨蓉等几位参加节目的艺人都吐露过心声,大抵是说大龄女艺人日子很难过,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加,很容易被市场淘汰,制片人给大龄女艺人的机会非常少。

《浪姐》无疑给这些中年艺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一位经纪人告诉AI财经社,自己给艺人挑选项目,不管是影视作品,或者综艺通告,关键是让艺人的才华、能力和技能以各种不同的角度全部呈现出来。

在他看来,《浪姐》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以万茜为例,在参加《浪姐》前,人们给万茜的标签是“文艺片女演员”、“黯然退出歌坛的歌手”,《浪姐》之后,人们称万茜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宝藏女艺人。

人设的升级也能为艺人带来不少商务上的助力。尽管节目仍在播出,但万茜、张雨绮和蓝盈莹身上都有了新增代言,其中万茜成为《浪姐》赞助商金典的星推官,张雨绮成为快手电商代言人、同时代言了元气森林,蓝盈莹则获得了护舒宝品牌大使的商务合作,同时也拿到金典星推官的合作。

整体来看,据统计,过去三个月时间里,30位女艺人的商务业绩整体实现了三倍增长。不过多数品牌签的只是短期商务合作。“有些品牌拿不到节目的合作机会,和艺人签短期合作,为的是借势《浪姐》热度。”一位业内人士称。

女团是个重生意

随着节目的热播,业内人士反而有了一个疑问,那就是《浪姐》真的会成团吗?多位经纪人表示,就算最终真的成团,具体操作起来也将十分困难。这些经纪人指的不是节目最终能否制造出一个女团,而是未来这些艺人是否真的会以女团形式签约运营。

从运营的逻辑上,成熟艺人和养成系的女团不同。一位偶像产业投资人告诉AI财经社,女团本质上是要通过大量碎片化内容来经营新人,维持新人热度,最后再通过大的影视、综艺等作品推高艺人的热度,在维持热度的同时进行商业化收割。

无论是《创造101》抑或是《青春有你》,往往是节目造团出道。一旦成团,所有利益相关方(平台方及各个艺人经纪公司)要共同去协调艺人的档期和收益。

一位从事艺人宣传推广工作的人士补充说,特别是当下抖音、小红书、微博等社交网络渠道高度分散,一个艺人的宣传推广工作量大且繁琐。“由于谈商务时,社交网络数据权重高,几乎所有艺人都要进行社交网络渠道的维护。”

在她看来,艺人与社交网络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以前都是一个艺人先火了,才会在微博、小红书这些平台开账号,吸引粉丝关注。但现在是反着的,在《传闻中的陈芊芊》这部爆款网剧播出前,赵露思在小红书就已经是大V了,一部担纲主演作品的作用是让她能够大火”。

这也正是偶像团体生意的关键所在,男团和女团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运营生意。也正是因此,想要做女团偶像产业的腾讯此前还专门投资了专注于潮流偶像的公司“哇唧唧哇”,这是一家围绕偶像产业链运营的公司,旗下产品包括养成综艺、影视IP和潮流音乐等服务。而更繁重的新媒体运营等环节,也逐渐被外包出去,目前行业内就有一大批MCN机构专门做艺人的新媒体运营。

芒果TV一直没有涉足这个领域,而是专注于做节目内容,其余的交给合作伙伴。

据AI财经社了解,抖音购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IP版权,邀请几位姐姐们各自上平台开播带货。其中,抖音计划做12期带货节目,首期嘉宾分别邀请了黄晓明、丁当、吴昕和海陆,在节目播出的同时在抖音制造热度。

这也表明《浪姐》从一开始就没有做女团经纪那样的养成逻辑。参加《浪姐》的艺人是一批经过市场打磨的成熟艺人,《浪姐》更多提供的是展示的机会,为其增添热度。但后续能不能抓住机会还看各家的本事,即商务能力、试戏时的表现等等,热度会吸引来品牌方和片方,但能不能拿下来项目还得靠艺人自己。

一位在MCN从事策划工作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目前姐姐背后的经纪公司或是影视类公司,此前都较少涉及新媒体运营,因此节目的热度没有及时积累到艺人身上。

“也是落袋而安,不要错过赚钱的机会”,前述经纪人表示,姐姐们不应该想太多,“好好把握当下才是最要紧的”。

新人更有吸引力

从抖音首期直播来看,姐姐们带货成绩一般,5小时19分钟成交只有372.7万元。一位在MCN从事策划工作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个成绩在二三线明星阵营里都属于非常差的。

该位MCN机构从业者向AI财经社透露,火过但并不头部的艺人在直播带货中并不具备优势,甚至不如一些网红的业绩,其实个中原因不难理解。“这些人一般放不开,内容做的也不够垂直。而且本身也并没有做长期直播的决心,反正现在趁着有热度做个直播,就当接一个赚钱的通告了”。

对品牌主而言,找流量高的艺人多数是为其影响力而来,但影响力不等于销量。“现在非头部艺人哪怕数据可以刷一刷,但是转化率是刷不来的”,前述人士表示。

在艺人经纪们眼里,姐姐们也没有太大吸引力。多位经纪人表示,宁愿去挖掘新人。

越是曾经红过的艺人,不安全感越强。一位经纪人透露说,过去一年时间里,壹心娱乐曾陆续解约一批艺人,包括张艺兴、张雨绮、欧阳娜娜、陈数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在于这些艺人担心壹心娱乐的平台化模式不适合自己,他们更加倾向于一对一的服务,和大的经纪公司很难建立信任。

“出道多年的艺人往往麻烦更多,一般心理脆弱,希望一大批人服务一个人。”一位经纪人表示,这样的艺人一般对商务配合度也不够高,现在大家抢资源拼杀激烈,他需要艺人自己出面。

因此经纪公司更青睐新人,理想的情况下,新人通过公司的经营慢慢走红,与公司的信任感也会更加牢固。“当然也有艺人一红立马走人的,这个时候公司会通过股权绑定艺人”,前述经纪人表示。

芒果才是最大赢家

《浪姐》最初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19年10月,芒果TV举办的2020年度招商资源发布会上,并未取得多大反响。当时甚至有传言称,这档节目的策划来自豆瓣鹅组用户的开脑洞。

今年2月正式招商时也不顺利,一期赞助商梵蜜琳后被传出为微商品牌。梵蜜琳一直是湖南卫视的老搭档,此前《偶像来了》《声临其境》等多档综艺节目均有其赞助。且由于当时《浪姐》热度不高,梵蜜琳仅花费4000万元就拿下了冠名权。

据业内人士透露,冠名费这么便宜,是因为《浪姐》去年是按照B级综艺招商的,结果今年临时被调成S级,“大家没想到节目会这么火。”

节目的意外走红也让资本重新审视芒果超媒的价值。作为湖南广电系旗下的上市公司,芒果超媒和它旗下的芒果TV虽被排进视频平台第二梯队,但一直是特殊的存在。

在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都在流血亏损的时候,芒果TV在2017年时就已经实现盈利。

2019年,芒果超媒营收125亿元,同比增长29.4%。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增长33.59%。相比之下,亏损最少的腾讯视频在2019年度的亏损规模也在30亿元上下,爱奇艺更是超过了百亿。

芒果超媒的特殊性,在于其旗下不仅仅是互联网视频业务,还有互动娱乐内容制作和媒体零售业务(前快乐购)。前者包含内容制作和运营、艺人经纪、音乐版权等业务。具体到互联网视频业务方面,芒果超媒的营收是50.44亿元,其中广告收入33.5亿元,会员收入16.9亿元。

《浪姐》走红之后,相关商务合作还在不断加码,目前节目的品牌合作商已经多达十余个。

此前,据开源证券的分析,乐观预计《浪姐》的广告收入可以高达5.46亿元,据预计,独播模式外加会员抢先看可以推动芒果TV会员的高速增长,2020年芒果超媒的会员收入可能突破27.93亿元。

目前,芒果系有32个综艺团队,自制综艺占比超八成,相比长视频平台内容制造成本低。由于前几年互联网视频平台崛起,湖南卫视人才流失严重,尽管仍能依靠一贯的综艺制作水准打造爆款,但回归到视频平台的竞争,芒果TV在用户体量上仍旧与优爱腾等平台有着不小的差距。财报数据显示,芒果TV2019年会员数仅为1800万,而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已过亿。

一档爆款节目的诞生,总会堆高市场期待。这一点在电视台系列综艺上已经频频体现,《爸爸去哪儿》系列三期独家冠名费用从2600万元涨到了5亿元;《中国好声音》冠名费从第一期的6000万元涨到了第四期的3亿元。目前,芒果超媒已经明确后续即将推出《披荆斩棘的哥哥们》。

但长远来看,尽管意外做出爆款,但影视内容的爆款经验很难复用,后续芒果超媒的表现仍旧需要打问号。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