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7-25

仁东集团牵手中植系重整小黄狗“富二代”霍东资金何来

原标题:仁东集团牵手中植系重整小黄狗 “富二代”霍东资金何来

家族生意已陷债务泥潭

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家族的庆华集团近年来陷入困局,但霍家二代霍东却在资本市场日益活跃。

现年33岁的霍东以“仁东集团”为平台,频频出手参与不良资产重组。他首次在资本市场亮相是2018年初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入主了上市公司仁东控股(002647.SZ)。今年初,霍东还曾计划接盘吴光胜的华讯方舟集团,以借此入主上市公司*ST华讯(000687.SZ)。最新的消息是,仁东集团与中植系共同参与了垃圾分类公司“小黄狗”的破产重整。

小黄狗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智能垃圾分类公司,由派生科技(300176.SZ)实控人唐军创办。2018年,小黄狗获得中植集团、新华联等投资方10.5亿元A轮融资,随后再获得易事特(300376.SZ)1.5亿元的战略投资,迅速将估值催肥至150亿元。

2019年初,小黄狗实控人唐军因旗下P2P平台“团贷网”非法吸存被捕,小黄狗也因资金断裂于2019年底申请了破产重整。

据媒体报道,小黄狗日前破产重整完毕,中植国际、仁东集团、宏商资本、晶和集团等参与了重组。其中,仁东集团将持有小黄狗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30%股份。

霍东是庆华集团霍庆华家族二代。庆华集团是内蒙古知名煤炭能源企业,实控人是霍庆华、周亚芹夫妇。2015年,霍庆华家族以140亿财富成为内蒙古首富。霍东入主仁东控股前身民盛金科时曾披露,其母霍秀珍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

仁东集团与中植系此前并无交往,但庆华集团与中植系多有交集。2018年,中植系运作的金洲慈航(000587.SZ)打算出售旗下丰汇租赁股权至庆华集团,同时将庆华集团旗下腾格里精细化工置入上市公司,该交易因庆华集团陷入资金危机而终止。目前,庆华集团仍深陷资金困局,且因一笔未偿债务被中植系资金平台中融信托申请了资产冻结,霍庆华夫妇也被限制消费成“老赖”。

相比做实业的庆华集团经营惨淡,霍东的仁东集团在资本市场逐渐活跃。

公开资料显示,霍东与“德御系”早有交往。2012年,霍东以仁东(天津)为平台和自然人王宏共同入主一家名为北京久久红业的融资担保公司。2018年初,入主上市公司仁东控股之前,霍东将北京久久红业的全部股权转让至王宏的杭州观涛文化公司。

王宏是“德御系”核心成员之一。2012年王宏成为山西榆次农商行的股东,2019年初成为山西孝义农商行的股东。其中,山西榆次农商行是“德御系”资金来源渠道之一,“德御系”平台和柚实业是该行股东之一,山西孝义农商行的股东还包括后续与仁东集团产生交集的海淀国资系。

“德御系”曾撬动山西阳泉商业银行、榆次农商行等山西地方金融机构资金,大炒境内外股票,最终导致山西农信系统出现数百亿元债务“黑洞”,并引爆近期山西农信系统金融大案。

山西省在处置“德御系”风险过程中,曾在2018年引入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仁东集团参与重组后,以13亿接盘了“德御系”的民盛金科。(详见:《德御系重组魔咒:华讯方舟陷百亿债务黑洞》)

对于这笔收购资金,霍东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表示,有8.35亿资金来自家庭自有资金,4.7亿来自岳母张淑艳的借款——张淑艳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底,仁东集团旗下两家公司获得上市公司股权后,便把所持多数股权质押至“德御系”浸透的山西晋中银行和阳泉商业银行。

2019年下半年,霍东将持股以委托管理的方式交给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简称海科金集团),每年支付2000万托管费,约定托管期限为一年,最长不超过两年。通过这种不寻常的方式,海科金集团成为仁东控股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值得注意的是,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控股之前,霍东在2019年以上市公司为主体斥1.5亿元增资入股海科金集团,持有后者约3%股权。

海科金集团“控制”仁东控股后,上市公司股价开始走高,从2019年初的15元左右已涨至目前的39元。

让出仁东控股控制权后,霍东打算承接华讯方舟集团控制权,并以此拿下上市公司华讯方舟。仁东与华讯方舟在“德御系”交集后,还有其他复杂的资本和资金往来,但华讯方舟集团已陷入债务危机。去年,仁东集团曾起诉华讯方舟冻结其两亿多资产,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仁东和华讯方舟的“蜜月”关系。

今年初,华讯方舟实控人吴光胜筹划将华讯方舟集团控制权转让给仁东集团,具体方式是先将51%股权托管给仁东集团,后续再由仁东集团陆续完成对51%股权的收购。

华讯方舟集团表示,仁东集团入主后,将运用其金融产业整合的资源优势,为华讯方舟集团带来新的经营性流动资金的支持,并可以优化、重组华讯方舟集团现有债务结构,提升华讯方舟集团的偿债能力。截至目前,吴光胜与仁东集团交易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德御系”债务黑洞重组的三大重组方中,东旭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于去年下半年先后爆雷,仁东集团虽仍在资本市场活跃,但也因参与“德御系”重组被牵涉债务问题。

今年7月,仁东控股被山西潞城农商行追债15亿,这笔债务起息时间为2018年底,2019年3月到期——在此期间,仁东集团正参与德御系债务重组并掌舵仁东控股。目前仁东控股已由海淀国资掌控,但这笔债务是否牵涉到仁东集团,将值得关注。

更值得关注的是,霍东背后的庆华集团已陷入危机,他却频频出手参与债务重组,似有巨大能量,资金究竟从何而来。

聚合阅读